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商品期货套利 >> 正文

【军警】 枣花和儿子(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枣花在一家私企做销售。大学毕业的时候,虽然学的是金融,但却对销售工作情有独钟。所以毕业的时候就如愿以偿地进了一家私企。枣花喜欢销售工作的南来北往,那种工作氛围和与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的快感,让她有一种神圣和自豪。公司的业绩也因她的出色而风生水起。不久也从一般职员提升为业务部门经理。

枣花的事业算是顺风顺水,“门庭若市”,但个人感情却是冷冷清清,无人问津。总算有媒人找上门来。媒人是枣花家的邻居尤婶。尤婶是个热心肠。不管是这说媒是否成就两个人的好事,尤婶依旧忙里忙外的,乐不此比。

那天枣花正要去上班,尤婶一把拦住她。

“我说,枣花啊,听尤婶劝,不要光忙着自己的事业,也得想想个人的事情。老大不小了,再不找,真的就成“剩女”了。”

“剩女就剩女,一个人也不错。无牵无挂的。”

“你这丫头,怎么竟说傻话。”

“尤婶,您有事儿快说,我还要去上班的呢。”

“尤婶想给你介绍对象。”

“他是做什么的?人怎么样啊!尤婶,我先上班,等晚上我回来找您。”枣花很有礼貌地谢过尤婶,便匆匆忙忙地上班了。尤婶心想,这枣花真是个上进的孩子,谁要是娶了她,会很幸福的。

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枣花处一个男朋友。男孩儿家是农村的,城乡的差别,让枣花的父母不得已让和她谈了三年的男友分道扬镳。两人都很痛苦。男友整天借酒消愁,枣花也是整日以泪洗面。感情这东西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初恋是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就这样人为地“猝死”,在任何人的记忆中不说是“起死回生,”也会是“柳暗花明”。但在枣花的心里能否是“抽刀断水水更流”,还是个未知数。因为男友和她分手不长时间就有了新欢。这样枣花对男人的情感真的有些疑惑。所以,在个人感情方面,枣花不再轻易选择,听父母话成了她的唯一。

晚上,下班回到家,尤婶已在家等候多时。

“枣花,你可回来了,你尤婶一直在等你。”

“妈,我知道了!”

“枣花她妈,我说给枣花介绍的对象是部队的转业兵,某厂的工人。人老实厚道,父母都是老干部,家庭条件还不错。”

“枣花,你看尤婶说的这个条件怎么样?”

“妈,你看好就行。”

“我看好有啥用,过日子是一辈子的事儿。”枣花不想多说,因为在这件事儿上,她不想惹母亲不高兴。

就这样,枣花在父母的陪同下和尤婶来见他。相亲的那天晚上,外面下着蒙蒙细雨。不算远的路程,枣花觉得走得很漫长。因为男方的家在外地,她们是在男方亲属家相见的。一间低矮的草房,因为这块儿快要动迁了!也凑巧,正赶上停电。枣花也没有特意打扮,穿的很随意。就是不打扮,枣花看上去也很洋气。梳着两条小辫子。皮肤水嫩白皙。虽然都26岁了,但看上去能比实际年龄小些。

进了屋里,男方很有礼貌地接待。因为屋里点着蜡,接着微微的烛光,枣花看得不太清楚,只看见男方中等个,穿的是一件黑毛料大衣,显得很精神。

“小王啊,这就是尤婶给你常说的枣花。”小王,看看了枣花,脸上表情很自然。简单地对话后,也没再说啥。后来听尤婶说,小王的对象看了很多,不是他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瞧不上他。但在小王的心里很看重女方的摸样。双方相互介绍后,小王因上晚班,起身出去。枣花母亲问。

“怎么样?”

“妈你看好就行。”枣花来了个权利下放。尤婶也跟着出去问小王。

“姑娘怎么样啊?”

“还行!”小王很满意。

“那就先处处吧。”尤婶很高兴,总算有眉目了。进屋就说。小王对枣花很满意。以后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了。吃喜糖喝喜酒别忘了尤婶就行。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尤婶这一杆子支去老远。

都说,婚姻是上天安排的。和谁在一起过日子老天爷的天书里都定好了。所以,枣花和小王的这门亲事就算定下来。因为也都属于大龄青年,两家父母在一起吃个饭,说道说道,也算板上定钉。在相处半年之久。枣花和小王选择了旅行结婚。在枣花的心里,这结婚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但只要老公对她好就行。老公小王对枣花的确不错。在那个挣钱不多的年代,老公还能为妻子买“小坤表,”“小坤车。”这样枣花心里很知足,同事和朋友也很羡慕。小两口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可在父母和公婆的心里,这枣花都结婚快二年了!怎么还没有反应呢。孩子始终怀不上。枣花母亲更是急。

“枣花,要不咱去医院检查检查吧!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妈,啥问题没有。您老就放心吧!”母亲又找来中医,又给枣花抓中药服用。婆婆家也是急着抱大孙子。小王在家排行老二,哥哥弟弟都结婚了,而且都是女孩。所以就看小王的造化了。老公曾经对枣花说过。

“老婆如果你给我生个儿子,我就打过板给你供起来。”

“那我要生个女儿,你就拿根绳把我吊起来吗?”

“看你说的。其实生男生女都一样,我更喜欢女孩。就是我妈她总说什么传宗接代。”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那年的春天,枣花怀孕了。除了老公乐得神魂颠倒,两家的老人更是喜上眉梢。老公还特意给枣花买了一兜子的苹果。可枣花最是喜欢吃酸的,“酸儿辣女。”从种种迹象表明,枣花怀的肯定是男孩。

自从枣花怀孕后,外出的销售工作几乎就不做了,只在公司做些内勤什么的。老板说了,待枣花孩子大点儿后再考虑她原始的工种。这孩子还没出生,以后的事儿就安排了!枣花也很感激老板的善解人意。

“十月怀胎”,可枣花的孩子却急三火四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不足月,也就是人们说得早产。

记得那年的夏天,枣花被医生推进了产房。躺在产房床上,枣花心里很害怕,不知道这生孩子是怎么回事儿,一直拽着护士手说。

“护士,我有点儿紧张。”

“紧张啥,女人做妈妈都得过这关。”枣花感觉下身剧烈的疼痛。医生过来鼓励枣花积极配合。孩子生出来了,枣花问“是男孩还是女孩?”“男孩。”都说孩子出生的第一声就是哭啼。可是枣花没有听到儿子的哭声。只听到医生在小声嘀咕“这孩子体质太弱了,也太小了。才四斤七两。枣花清楚地记得,儿子没有哭却在医生抱起那刻往自己的身上撒泼尿。枣花心想,这就意味着儿子和自己有缘。枣花看见儿子太瘦了,真是皮包骨。但头发黝黑。这说明孩子是健康的。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枣花心里很不舒服和难过。按常理,孩子生下来后应该给孩子包上放置婴儿室观察,而自己的儿子却在电风扇旁边吹了老半天。枣花预感到儿子的身体会有问题,本来身体就弱,还在那儿吹。枣花实在看不下去了!

“医生,小孩怎么还在那吹呢?”护士这才恍然大悟。把儿子包起来,走到产房门口。对在一直在门口守候的老公和母亲说—

“这小孩太小了,体质还差,你们要有心里准备。”枣花听到护士这么一说,立刻就上火了,眼泪涮涮淌。走出产房那刻,老公还安慰说“孩子没事儿,老婆辛苦了!”母亲也在劝枣花别上火,否则该没有奶水了!走出产房进病房,枣花心神不宁,心里惦记着儿子,吃不好睡不好。对面床的大妈说。

“姑娘啊,不是有那句话吗?是儿不死,是财不散。不用上火,孩子会没事儿的。”不管谁来劝,枣花心里对儿子的牵挂无人能理解。该发生的事儿总会发生。儿子因电风扇吹加体质差患上了急性肺炎,非常严重。需要马上抢救,送往急救室的保温箱。枣花听后心里忐忑不安,眼泪肚里流。难道儿子还没叫一声“妈妈”就要遭受如此的“刑法”。老公24小时的守候,透过小小保温箱的玻璃,看到儿子那小小的身躯,心里说,如果儿子能闯过这一关,要好好善待儿子。没想到,经过救治,儿子第二天就知道要吃的了。医生说,真是奇迹,这小孩没事儿了!母亲把儿子抱到枣花的病房。

“枣花,来看看你儿子。你也当妈妈了。”听到母亲说枣花是妈妈了,枣花还有些难为情。枣花接过儿子轻轻抱在怀里,亲了又亲,红扑扑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好看极了。枣花陪儿子在医院观察一周。

回家那天,隔壁的小妹兰兰和大奶前来探望。

兰兰说:"枣花姐,你太伟大了!”

“生个儿子就伟大了。”

“那倒是,生个女儿也不能说是渺小。”

大奶说:“我就知道枣花肯定生儿子。”这一老一少的夸,让枣花心里美滋滋的。

枣花因是高龄产妇,还没有奶水。儿子就得靠奶粉充饥。儿子还行,不是那种很挑剔的孩子,只要吃饱就行,老公非要实行科学喂养。不到点儿不给孩子吃。儿子饿的嗷嗷哭。枣花很生气,有时候趁老公不在,就给儿子吃。等到儿子满月的时候,儿子已长了二斤。也就说六斤多了。都说有苗不愁长。

小儿子在枣花的眼泪里渐渐长大,白白胖胖的很是招人喜欢。爸爸妈妈每天甜甜蜜蜜地叫着。对孩子疼爱是所有做母亲的天性。

儿子三岁那年,一天,枣花突然患上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枣花日夜思念儿子,老公说,有我呢,你就好好养病吧!一周后,枣花出院了,进屋的第一眼就看到儿子站在窗台上,老公在喂儿子吃饭。枣花急忙过去“来,宝贝妈妈抱。”儿子却显得很陌生,不让抱。枣花心想,就这一周时间就不认识妈妈了!老公说—

“你就歇歇吧!儿子过两天就和你熟了!”

“让你把他带医院来,我看看,你就是不同意。”

“医院空气多不好啊,本来儿子体质就差,现在虽然好多了,但一有“风吹草动”,还会犯病的。”枣花觉得老公说得有道理。儿子气管不好,季节的变换都会让儿子患感冒发烧或咳嗽。那止咳糖浆不知喝了多少瓶.....

在枣花的记忆中,儿子很懂事,很乖,也很聪明。有小男子汉的个性。喜欢弄刀舞枪的。在那个变形金刚鼎盛时期儿子就喜欢玩它。枣花想,贵重的玩具咱买不起,这小小的变形金刚应该满足儿子的要求。所以枣花的家里,大大小小的变形金刚摆得满屋都是。

“儿子,能不能把你的变形金刚放在指定位置,不要乱放啊!屋里太乱了!”儿子就像没听到母亲的说话,依旧在那儿摆弄着玩,拆了卸,卸了装。

“儿子,你如果不听话,以后不再给你买了!”这句话,儿子听到了!急急忙忙地收拾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变形金刚。

“妈妈,别生气,马上收拾。”儿子还行,三下五除二,把玩具收拾好。屋里立刻也显得很规矩。

其实,枣花在教育儿子问题上很少骂骂咧咧,动手动脚的,而是循循善诱,因势利导。如果儿子真的犯了错误,枣花也是绝不手软。

一晃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那天儿子回家,和枣花说—

“妈妈,我去楼下玩一会儿,回来写作业。”

“儿子,不许去游戏厅,听见没?”

“嗯,听见了。”儿子蹬蹬地下楼玩去了!枣花都做好饭了,儿子还没有回来。枣花心想,儿子肯定去游戏厅了!枣花顺着几家游戏厅找,终于在一家游戏厅看到儿子一双小手背在后面,洋洋自得在那痴痴看着大孩子玩。枣花这个气啊!心想,这儿子咋学会撒谎了呢!儿子看见母亲突然到访,吓得够呛,又蹬蹬地跑上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等着母亲受罚。枣花没等儿子开口,上去“啪!啪”两个嘴巴煽过去。五个鲜红的指印落在了儿子白嫩的皮肤上。儿子疼得哇哇哭。

“再哭,还打你。”

“你还学会骗妈妈了”

“我就看一会儿,没玩。”

“看也不行。就是不许去。”枣花第一次因儿子的错误狠恨地打了儿子。心里这个疼啊!

"妈妈,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去游戏厅了。”枣花一下子把儿子搂在怀里。

“好儿子,妈妈相信你说到做到。”泪水挂在儿子小脸上。从那以后,儿子再也没去游戏厅......儿子很优秀。人见人夸,善良、朴实。各阶段的学习都名列前茅……

儿子是母亲生命的延续,母亲是儿子永远的挂牵。经年后,儿子长大了,羽翼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

但在枣花的心里,儿子多大都是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母亲的视线里永远有儿子的身影。

“嘟嘟,”手机短信显示儿子的祝福:“亲爱的妈妈,在儿子人生的旅途中,唯有您是最爱我的人。今天是您的生日,儿子祝您生日快乐......”枣花看到儿子的祝福短信,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西安看癫痫病正规医院
癫痫大发作有什么症状呢
癫痫预防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

友情链接:

谋事在人网 | 商品期货套利 | 韩国城市猎人 | 深圳帅康电器 | 合生江山帝景 | 安邦电话车险 | 丧尸围城组合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