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君子兰用土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1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1

第一三八章幸福的余木

我朝余木说道:“我们比赛也是后天,妈的怎么和你这小子的比赛时间每次都在同一天。”

余木失落的说道:“是啊,这样我很难去你身边看你被虐,你也很难来我这里看我CARRY。”

我笑道:“呵呵,余木同志啊,你听说过一句话没?”

北海市哪里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text-indent:2em;">余木警惕的望了我一眼,说道:“什么话?”

“男人只说三分话,留着七分打天下。男人话不能说满,说满必定遭人砍。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被砍啊?”我笑眯眯的把手搭在余木的肩膀上。

余木闭上眼睛无奈的舒了一口气,把我肩膀上的手给慢慢拂去:“话虽这样说,可是…”

“嗯?”我另一只手的关节已经按得啪啪作响了。

“可是老子不知道跑啊!你个逗逼有种就来追老子啊?”余木哈哈一笑,撒腿就跑。

“操你妈的,有种就给老子站着,看老子他妈不打死你。”我连忙撸起袖管追上去。

余木笑得一脸得意,露出一脸怪样,看得我真是又急又气。

没办法,余木这小子打架打不过我,但是上帝关上一扇门,必定会给他开扇窗,余木的短跑长跑在运动会上都是能拿到名次的,我怎么都跑不过他。

半个小时之后,我终于认输了。

我衣服扣子全松开,手伏在膝盖上弯腰喘着粗气,钟忆见状走过来摸上我满是大汗的额头,手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到处跑。”

我依旧在喘着气,没法回答钟忆。

周如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说道:“还能走吗?先回X市吧,都三点半了,回去就四点半快五点,哪儿也去不了,干脆去我家吃饭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伸出舌头喘着气,然后点了点头。

……

到达X市下了车,钟忆挽着周如走在前面,我和余木两个人跟在后面,余木勾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问你件事。”

我转头看着余木,说道:“我还有事问你呢。”

余木笑着说道:“好好你先说!”

我看着前方周如妖娆的背影说道:“你和周如到哪一步了啊?做男女朋友了没。”

余木摇头笑道:“还没。”

我皱着眉头:“时间都过去多久了啊,怎么还没?”

可能由于天气冷,余木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说道:“快了快了,我问你的事也主要是这件事。”

我好奇心顿时就来了,转头问道:“什么事?”

余木把我肩膀勾得更紧了,笑道:“周如还有几天就要过生日了,我想问你送什么礼物给她比较好。”

我立马就明白了点什么,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这小子也想在生日的时候表白?不错不错,儿子越来越像爸爸了。”

余木急眼道:“别开玩笑,我和你说真的,送什么啊?”

我越发有恃无恐,趾高气扬的说道:“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特么很能跑吗?”

余木立马露出一副可怜的神色说道:“我那不是和你开玩笑吗?兄弟,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记仇的。”

我摇了摇头,可惜的说道:“我就是这么爱记仇,这样吧,喊声爸爸我就算了,而且在这件事上帮你好好想想。”

余木顿时面露不悦,说道:“你这样有点过分了啊。”

“叫爸爸。”

“兄弟,我把你当兄弟跟你一起闯荡了五年了,你怎么…”

“叫爸爸。”

“兄弟,不是我不想叫,我以前也没少叫对不对?现在我俩都这么大个人了,你不能…”

“叫爸爸。”

“兄弟,还能再商量商量吗?”

“叫爸爸。”

“爸爸。”

“叫爸爸。”

“爸爸。”

“大点声。”

“……”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心中大仇已报,也不再开玩笑,连忙勾住黑着脸的余木肩膀。

“快说!”余木瞪着双眼说道。

我摆出一副正经模样,说道:“不是我说,兄弟,你要是想在生日上面表白是行不通的。”

余木转过头来疑惑道:“为什么?”

我分析道:“我这么和你说吧,不过你可别生日啊,我给钟忆的表白就是在生日上面,而周如是钟忆最好的闺蜜,你要是也在生日上面表白的话就失去了新意,最主要的一点是,你觉得你表白的创意能够超过我吗?”

余木低头想了想,拨浪鼓似地摇了摇头。

我欣慰的说道:“这就对了,你别看周如和钟忆是最好的闺蜜,心里的攀比之心绝对还是有的,要是周如看到追自己的男生同样在生日上表白效果却没闺蜜的好,必然会不开心和失落,说不定一个急眼就把你GG了。”

余木琢磨了半响,摸着下巴说道:“不会吧,我感觉周如姐不是这样的人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她绝对不会因为我一次生日的表白没有你的好而拒绝我的。”

听余木这么一分析好像是有点道理,这让我一个炮妞大师的面子有点挂不住。

我连忙严肃的说道:“话虽这样说是没错,但哪个男人不希望在自己女人面前的形象是尽量完美的?你难道想留给周如的印象就是不如我吗?虽然这的确是个事实,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制造出假象。”

余木白了我一眼,说道:“你TM到底想说啥,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眼神虚眯,掏出一根烟点上,说道:“我觉得在生日上你送的礼物要独特,这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够表白,然后寻找另一个契机。”

余木兴趣大起,朝我问道:“怎么契机?还有,礼物我该送什么?”

我沉默良久,手中的烟抽完大半根,在余木耳边嘀咕了几句。

余木大惊失色道:“这样真的可以?”

我胸有成竹的说道:“当然可以,你北京治癫痫在哪好看我身边的兄弟哪个被我授招不是稳稳的脱单了?追这女孩吧,没有别的巧,就是胆大心细脸皮厚,就看你敢做不敢了。”

余木犹豫了片刻,咬牙说道:“那好吧!信你一次。”

我哈哈一笑,再一次勾住余木肩膀说道:“这才对,在这件事上面我可不会害你,你是我最好的兄弟,这一招我当年可是准备留给钟忆用的,无奈钟忆的性格并不适合这种,这才侥幸存留了下来,无私赠送给你了。”

余木欣慰的说道:“好兄弟!”

我脸色一沉。

余木立即换了副笑脸:“爸爸!”

我顿时无奈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的意思就是……喊两声好兄弟嘛!你叫我爸爸干嘛。”

余木脸上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哈哈大笑,随即想到什么,又朝余木问道:“对了,你这FG战队的FG队名是什么意思?我猜应该和周如有关?”

余木大惊失色,说道:“你怎么知道?你猜出来的?”

我心中得意,不急不慢道:“那当然了,你这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什么屎,说吧,这FG是什么意思。”

余木在我耳边解释了半天,我越听越高兴,最后佩服的说道:“我草,兄弟,你这手玩得溜啊,可以可以,连我都没想到,正好配合我教给你的方法,在下次一起用上,周如还不知道这战队名的意思吧?”

余木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不觉我和余木已经和周如钟忆脱离得很远了,周如在远处大声的喊道:“喂,你们俩快点!”

我和余木对视一眼,连忙快步赶了上去。

……

如今周如的家里已经彻底被余木融入了,一间充满了余木特色的卧室,进门口的男鞋女鞋,洗手池上的两个杯子,看起来就像两个人已经同居了一样,话说余木也真是可以,那个时候用着每天要在X市训练的借口留在周如这租房里,如今都回自己学校打联赛了,完全可以住寝,还是要来周如这,真是机智,也不知道余木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我等会一定要问问他。

这次做菜是周如和钟忆,钟忆的手艺我是略知一二的,上次坠崖留得一条狗命后钟忆天天给我煲汤,没重过样,味道很不错,至于炒菜那些的还没尝过,也不知道和艾诗比几几开。

沙发上,我和余木边看着电视边说道:“余木啊,有一点我很好奇,你这货都回学校去打比赛了,怎么还能赖在周如这里。”

余木不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什么叫赖,我这是含泪委屈自己出卖身体照顾孤单无助的租房少女,会不会说话?”

我骚骚一笑:“我操说得跟真的一样,快说,你是怎么留在这里的。”

余木摊了摊手,说到:“没怎么啊,我就说这里房租我出四分之三,周如就答应让我继续住了。”

我惊讶道:“你TM这个浪B还出得起房租?哪来的钱啊?”

话说在校大学生的零花钱大多数都是一个月1000,好一点的1500,过得滋润的2000。

那种家境不错,父母较惯养的就更多了,不过这些都只占少部分。

像余木家境普通,一个月也就1500,这个租房加上水电费等杂七杂八的郑州那家治疗癫痫病一些东西怎么着也要个一千多吧?余木怎么出得起?

只见余木慢悠悠的说道:“我怎么没钱了,那个时候和你接单没少赚,虽然我这个人钱花得也不太节制,但认识周如之后或多或少的还是存了点,现在又有了青训队工资,出一个租房钱还不是简单加容易,轻松加愉快?”

“哦,那可以,话说周如现在还喝酒不?”我看着厨房内忙碌的两个身影,小心翼翼的问道。

余木头痛的说道:“喝啊,周如姐人缘关系你是不知道有多好,晚上喊她出去喝酒的人特别多,每次都是我陪着她去的,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来她租房的这些天里我的酒量都给练上来了。”

“不是吧?”我惊讶道。

按照我的理解,周如虽然爱喝酒,但一定不是那种随便一被人喊就会跑出去和人喝的那种。

余木无奈的点点头:“是啊,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觉得此事有蹊跷,没有当场点破,而是一脸暧昧的说道:“那周如应该没少喝醉吧?兄弟,我总感觉这种事怎么是件大大的好事?兄弟,在周如醉了之后对她做了什么,啧啧,周如姐那身材和醉了的时候一脸媚态,别说你什么都没做,说出来我都不信,快如实招来,我已经饥渴难耐了。”

第一三九章心事重重的两个人

余木老脸一红,含糊其辞的说道:“我有什么好做的,我什么都没做。”

我一看余木这闷骚样子就知道肯定有好事,眼一尖,连忙说道:“哦…是吗?”

余木赶紧点点头,说道:“是啊,每次周如姐喝醉我就把她扶上床睡了,什么都没做!”

我心中真是对余木五体投地,暗骂傻逼。

这就是连撒谎都不会撒的人啊,比起我来差远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亲热的勾住余木的肩膀,翘着二郎腿开始诱导了起来:“不对啊兄弟,你想要是一个女生经常喝醉,什么都不干,澡也不洗,那房子里肯定是一股子酒气,我刚才在周如房间发现香香的啊,怎么闻都闻不到酒味,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哪里去过什么周如的房间,这纯粹是套话的,这小子心中要是有鬼的话一定不会注意。

果然余木神情闪烁,赶忙说道:“我…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周如姐每次整理得好吧。”

我恍然大悟,随即拿手比划道:“哦…原来如此啊,那周如姐床上的C罩杯是她的吗?挺大的啊。”

“C?周如姐不是36D吗?啊…”余木赶紧住口,一脸愕然的看着我。

我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喝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你就招了吧。”

妈的,余木这老小子还想在我面前隐瞒事情?套他话不是分分钟的事?

余木好像打了一场败仗一样无力的躺在沙发上,魂不守舍的说道:“兄弟,你狠。”

“吃饭啦,出来拿碗筷。”我刚想和余木说点什么,就听见周如在厨房内喊话了。

我拍了拍余木的大腿,起身说道:“等下坦白从宽啊,不然兄弟没得做了。”

余木拉耸着脑袋跟在我后面,进厨房吧碗筷和菜都端了上来。

“好香啊。”我赞叹道。

周如得意一笑,说道:“香吧?你猜这些菜哪几样是钟忆做的。”

我们都坐在客厅的餐桌上,周如一问出这番话钟忆便低下头,双脸通红通红的。

不就炒个菜嘛,钟忆脸怎么红成这样,我又不是没吃过钟忆做的其他食物。

我耐心的在桌上寻找了一阵,随便点了几个看相最好的菜说道:“我猜这几样是钟忆做的,周如姐你做的菜样子肯定没有钟忆做的好。”

周如似笑非笑的看了钟忆一眼,钟忆依旧紧张的低着头,脸颊如染红霞,一言不发。

随即周如把目光放到我身上,笑道:“你说是就是的咯。”

我笑了笑,拿起碗筷开动了。

不过好奇怪啊,这几样菜的口感风格好像都差不多啊。话说同一道菜叫不同的人做,那口感和风格肯定不相同的,有或多或少的差别。不同的菜由同一个人做都会有些相似感,有些人喜欢多放点油,有些人喜欢多放些盐,这是一种靠味觉就能分辨出来的一种感觉。

这满桌子的菜虽然样式各不相同,但尝在口里的感觉就像是同一个人做的一样。

莫非周如和钟忆在闲暇时间还交流厨艺?不然哪能这么像。

这次吃饭上我感觉钟忆和余木都是有点神秘兮兮的,余木这老小子是被我看中了心事,心里有鬼,吃饭不自然倒也正常,余木这货吃饭只要是正经在吃就是不正常,不正经在吃就是正常。

而钟忆也就是很少说话,总是低头看着碗筷,一个劲的夹菜吃,每次吃得又不多,也不像是饿了的样子,反正就好像是在回避什么。

餐桌上只有我和周如姐羽扇纶巾,谈笑风生,那两人都不怎么说话。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周如说道:“诶?今天人多热闹,想喝点酒了,你们俩来点吗?”

我和余木停下手中的饭碗,相互对视了一眼。

“少喝点酒呀,女孩子家的。”钟忆不满的用胳膊肘顶了顶周如。

周如仿若未闻,喜滋滋的不知道从哪抱出一瓶红酒来。

我凑过头朝余木小声说道:“等周如什么时候不喝酒了,你就成功了。”

钟忆用筷子朝口中送进了一小块饭,朝我们抱怨的说道:“王桐你在说什么啊?怎么不阻止一下周如喝酒?”

我无奈的说道:“连你劝都没用,我们能管个啥用。”

余木连忙笑道:“不碍事的,不碍事的,这次才一瓶红酒,没关系。”

钟忆似乎还想说什么,想了想,又把头埋下,不说话了。

“小忆忆。”我轻声说道。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做完饭出来就见你怪怪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关切的问道。

钟忆低头的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脸腾的一下又红了,连忙说道:“没什么的…你别问啦。”

肯定有什么,但钟忆既然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强迫了。

周如又拿上一瓶红酒给我们倒上,我和余木都是尽量多喝,让周如一瓶酒能够少喝点。

我和余木都很一般,我喝酒有时候好有时候很差,今天状态还行,喝多了点。

其实酒量这个东西关键还是天生的,后天锻炼上来的只占很少一部分,毕竟有些人喝了几十年的酒还是一杯就倒,一喝就上头,喝酒这玩意南方和北方差异很大的,北方汉子的天赋技能。

我记得我以前的吉他社团有个甘肃的北方纯爷们,人老实性格又直爽,喜欢和我打交道,我也是打心眼底愿意和这些北方汉子一起厮混,不是地域歧视,南方人相较于北方人确实爱耍心眼的比较多,北方人多为直爽和重义气的,我自己也是个爱耍心眼的南方人,但是我很分对象,和这些人打交道就得用北方人的方式。

话说那个甘肃纯爷们我们都叫他甘肃老大,因为这货在饭桌上实在太能喝,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吉他社的和电子鼓社的成员在搞完一次活动后吃饭,那鼓社的成员们不把我这个吉他社社长当人,一个个来灌,我在勉强应付几人后感觉都要喝进院了,实在不行了。

正当我一筹莫展云里雾里的时候甘肃老大出来了,二话不说扛着两箱啤酒就当凳子坐在我前面,腰间还别着三瓶二锅头,朝着对面鼓社队员说:“想整我社长先把我整倒在这儿咯!”

然后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愣是干翻对面十多个喝得已是半醉的鼓社成员,一战成名,给我们吉他社大为长脸。

哎,满满都是回忆啊,以前当社长的时候当真风光无限。

此时酒也喝光,饭也吃完,周如脸上又染上了一丝酒红,眼睛半张,樱唇微张,侧躺在沙发上傻乎乎的看着我和钟忆,余木戴着围裙和塑胶手套在收拾桌上的碗筷。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啊?”我和钟忆站在一起朝着余木说道。

余木看了我们一眼,点头说道:“嗯,你们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周如朝着我们懒洋洋的挥了挥手:“欢…迎下次再来玩哦!”

钟忆气得跺了跺脚,说道:“下次真得不许再喝酒了!看你这样子我就生气。”

周如嘻嘻一笑,转过身平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闭上眼睛。

“那余木,我们走了啊,你照顾好周如”我在即将关门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嗯,这里有我呢,再不走这么晚没车了,别婆婆妈妈的了。”余木端起一叠碗筷说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把门给关上。

“日,坏了!”走出周如租房的小区一段距离了,我突然才发现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钟忆挽着我的胳膊,疑惑的朝我问道:“怎么了?”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谋事在人网 | 商品期货套利 | 韩国城市猎人 | 深圳帅康电器 | 合生江山帝景 | 安邦电话车险 | 丧尸围城组合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