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教育类省级期刊 >> 正文

【八一】剃头匠老谭(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救命啊!救命啊!”外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

老谭的手不禁一抖,握着剃刀便冲了出去。他的理发店就在公路边,公路的后面有一个小型的菜市场,菜市场里有一片停车场,这里东南角摆了不少电动车。此时正是周末的上午,来买菜的人络绎不绝。

屋里的顾客赖里熊是老谭今天第一个顾客,此时的他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刚才老谭那一激灵,可抖掉了他右眼大半的眉毛,这下他可真成了《倚天屠龙记》里的“无毛鹰王”了。一看就是一副“奸相”,难看至极。想当年,他也是一个英俊小生,如今虽说人到中年,有点发福,但英俊的外表还得以保存,依旧保持着典型的猪腰子脸。后来自己不争气,只知吃喝玩乐,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其实这也怪不到别人,只能怪自己。“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是他生活上的至理名言。

“这下给我整得,简直成了癞蛤蟆。不行,我得找他去!我赖里熊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哑巴亏?”他越想越生气,站起来,扔掉白外套,也跟着老谭冲了出去,右眼的半边眉毛不禁竖了起来,也跟着一抖一抖的,酷似失掉了半条大腿的龙虾。

老谭循声从后门冲出去,看见菜市场停车场的东南角一条黑色的巨型狗正与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对峙着。它有一米来高,长约一米五,黑色的毛油光发亮,光滑得像搽过油,正伸着大舌头,露出大獠牙,嘴里还不停地喘着粗气,眼睛瞪着滚圆,在朝小女孩慢慢地逼近,似乎想一口把她给吞了。小女孩退无可退,因为她的后面摆放着一排电动车,如果摔倒很可能遭到这条大黑狗的撕咬,那样后果不堪设想。那一刻老谭回想起以往新闻媒体关于恶犬伤人的报到,他的心怦怦直跳,他不敢大喊,也不敢鲁莽地上前,如果刺激到大黑狗,万一出现什么“狗急跳墙”的情况,那么小女孩就危险了。空气在那一刻似乎凝固了,仿佛只能听到大黑狗清晰的呼哧声,小女孩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脸色发白,呆若木鸡,双眼垂下无助的眼泪。

人群越聚越多,见此情景,众人也只能是小声地嘀咕:“这是谁家的狗啊!也不拿根绳子系着?想咬死人啊!”

“是啊,这孩子危险了……”

赖里熊此时正“戳”在老谭的身后,他本想教训老谭一顿,好出出心头这口恶气。也不知为什么,他努努嘴,欲言又止,竟然甘心成为“吃瓜群众”。

这条大黑狗被众人围着,开始紧张起来,它回头望了望,然后又试探着往前探了一小步。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大家都替小女孩捏一把汗,可是谁也不敢上去制服这条大黑狗,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保证小女孩的安全。大家都在观望。

那些买菜的老太太们开始祈祷菩萨保佑小女孩。街道上的小伙子们也闻声赶来,个个摩拳擦掌,想一试身手,他们希望在年轻姑娘们面前表现自己的勇敢。附近的医院里下夜班的姑娘们经过这里,稍作停留,个个伸着长舌头紧张地看着,躲在后面悄悄地拿出智能手机拍照,迫不及待地发到朋友圈。

这时候人群里突然挤进来一个买菜的老太太,她不顾一切地冲进来,直逼那条大黑狗,口中不停叨咕着:“我的娟儿啊,你怎么了?求求你们救救她吧。”这个老太太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奶奶,刚才去买菜,与娟儿就分开了一会儿,便发生了这样的事。大黑狗开始狂吠起来,它似乎感到了严重的威胁,可能真要“狗急跳墙”了。娟儿站在原地浑身不停地抽搐着,她的肌肉已经不听使唤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谭伸出右手挡住了冲向大黑狗的老太太,同时命令大家:“让开!给狗让开一个逃跑的通道。”众人唰的一下从侧面让出一个通道。紧接着老谭一个箭步冲上去,隔在小女孩与大黑狗之间,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握剃刀一划,来个雄鹰展翅,脚上来个势大力沉的前勾踢。大黑狗被踢出了几米远,“嗷嗷”直叫,跛着腿,滴着血跑了。

见小女孩得救了,众人同时鼓起掌来。有路人不禁问道:“他是谁啊?怎么这么厉害?”

于是一位熟悉老谭的朋友跟大家细细道来。他叫王业虎,现在当了菜市场的保安。众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过来了,而老谭似乎又和什么人吵了起来。

老谭少年时期非常崇拜李小龙,一到闲暇时间便自学李小龙的《截拳道》,少年时期还参加了散打培训班。一转眼,他长大了,一直喜欢打架斗狠,父亲没有办法约束他,想来想去决定送他去当兵,好让他在部队里历练历练。在武警部队里他勤学苦练,在全团武术比赛中不负众望,获得了冠军。有了名气之后,部队里找他挑战的武术高手渐渐地多起来。武术切磋有输有赢,以武会友,点到即止,一切都很正常,但凡事都个例外。

有一天,团里来了一位来自河南的新兵,他叫郑成高,是个武术高手。他们俩旗鼓相当,谁也不服谁,团里几次公开比赛都不分胜负,从此俩人就较上劲了。老谭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就开始琢磨对手的破绽,经过苦思冥想,他终于想到了“破敌”之策,那一晚他兴奋得整夜没合眼。

几天之后,俩人私自约定比武的时间和地点。比武那天,战友们也来了不少,各自都有相当规模的啦啦队。比赛开始了,郑成高,以高边腿扫踢,老谭侧身一闪,躲过了,同时低扫对手的支撑腿,对手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在即将摔倒之际,老谭来个凶狠的侧踹,正中郑成高的太阳穴,他瞬间倒地休克,任凭战友们怎么呼唤都没有醒来。老谭呆若木鸡地站在操场上,仿佛天塌了一般。战友们将郑成高紧急地送往部队医院。经抢救,命是保住了,造成了严重的伤残,由于淤血压迫脑神经,导致行动不便,郑成高再也不能练武了。这个意外事故将老谭的大好前程尽毁,因违反纪律私自比武致人重伤,部队让他提前退伍,并且没有任何待遇,这次意外令他的内心非常愧疚,他主动承担了郑成高父亲的赡养义务,每年都会寄去一些钱给老人,他也经常去看望老人和战友郑成高。经历了此事,老谭发誓再也不练武。回到家乡便学起了理发的手艺,这一干就是十几年,今天要不是小女孩出现危险,他肯定不会出手,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会武功。这么多年以来武术似乎早已从他的血液里流走了。

如今,他是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身材发福,脱发严重,一个典型的地中海。有人曾开玩笑,说他比较适合演《西游记》中的沙悟静,他只好一笑了之。自己作为一个专业的理发师,竟然没有头发,真是尴尬,尴尬得很。

真正了解他的人很少,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油腻大叔,除了理发,别无长处。

这边王业虎在聊老谭的过去,那边吵得越来越厉害。

原来老谭跑出来时,一时忘记店里还有一个顾客,他便是赖里熊。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听到外面喊救命时,心里一激灵,手上的剃刀刮掉了人家的右眼眉毛。对此,老谭连连认错,表示今天的理发费免单,可是赖里熊不依不饶,他就是那种“逮着个蛤蟆非要攥出泡尿不可”的人。

众人看到赖里熊的丑态,个个在心里偷着乐,可是又不敢明着笑,因为这家伙像狗皮膏药,粘上了就别想揭下来。他是这里出了名的无赖。

“你的眉毛是我不小心剃掉的,我道歉还不行吗?”

“哪这么容易?这么丑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那你想怎么样?”

“赖皮狗想要钱,哈哈。”有人戏谑道。

“要钱怎么了?难道不应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吗?你这可是毁我容的行为,是严重的伤害行为。”

“你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人家那是见义勇为,你这是泼皮无赖的行为。我已经报警了。”一位干部模样的老大爷才不怕他呢,上前就冲他一顿臭骂。

“警察来了也不管用,我又没有敲诈勒索,他剃坏了我的眉毛难道不应该赔偿吗?顾客就是上帝,他怎么能这样对待上帝呢?”一通歪理说得众人一时也不好辩驳。

“那你想要多少钱?”

“两百。”

老谭自认倒霉,还好两百也不是很多,毕竟是自己的错,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要是以他十几年前的脾气,他会一脚将他踢出几米远,可是现在他不会这样做。老谭正要从口袋里掏钱,被娟儿的奶奶给拦住了。

“这钱,怎么能让你出呢?要不是你救我孙女,你也不会……我们都知道你的手艺好,从没出现过这样的失误……这钱你拿着,再怎么着,也不能让你赔。”老奶奶颤抖着将钱硬塞到了老谭的手上,还没等老谭反应过来,赖里熊便一把抓过钱,轻佻地说道:“老板,谢谢啊!”今天的酒钱总算有了着落。

“你这个无赖,你怎么不要两千啊?”老谭被他的这种无赖行为彻底激怒了,便怼了他一句。

“哦,对。这话是你说的,没有两千,这事没完。”赖里熊说完,便像小孩一样往地上一躺,“今天没有两千我就不起来了。”

大家都对他这种碰瓷行为指指点点,众人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着了。此时一个小伙子跳了出来,将两千块钱往躺在地上的赖里熊的脸上一砸:“要钱,是吧?给你!”这个小伙儿不是别人,正是老谭以前的徒弟,李明正。他实在受不了师父被人欺负。

赖里熊眼冒金花,一沓钱正好砸中他的眼睛,对于他来说并不感到疼,反而觉得很舒服,眼睛里仿佛正下着钞票雨。兴奋之余,他嗖的一下弹坐起来,认真地数着一张张百元大钞,每数一下便用食指在口中蘸一点口水:“不错,是20张。”

“不要脸,快把那两张还给人家老奶奶。”人群里有人义愤填膺地说道。

“拿去就拿去,我还不稀罕呢。”他将两张百元钞票揉成了团儿砸向娟儿的奶奶。

赖里熊起身正要离开时,被李明正给喝住了:“慢着!我这两千元可不是好拿的,你必须允许我师父将你剩下的眉毛全部剃光,这样才可以拿走,顺便也解决了你的形象问题,你说是不是?”

“行,行,行,可以。你要肯出钱,把我剃光头都行。”

老谭气得不想说话,对于徒弟的话也没放心上,众人齐声高喊:“剃光!剃光!”这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李明正的行为简直就是为民除害,大快人心。可是老谭转身要回店里去。这时候那条跛腿的大黑狗又出现了,并且慢慢地朝这边走来。众人又开始紧张起来。

“黑子,过来!”原来人群里有人在学习赖里熊的口音召唤那条黑狗。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赖里熊的邻居赖三,经常受他的气,今天可逮着机会了。

“混蛋,谁在叫我的狗?”赖里熊刚说出这话,马上就把嘴闭上了,同时用手捂住嘴巴。眼球四处转悠,环视着周围人的反应,此时大家都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原来,这条狗是你的啊!”

“呸,狗跟人一样坏。”

……

还有人骂得更难听。

“不是我的狗,你们胡说。”赖里熊死不认账,别人好像拿他也没办法。

这时候,人群里又有人重复着刚才的话:“黑子,过来!”

这条狗仿佛找到了救星,竟不顾一切地冲到赖里熊的身边,胆小的人们急速地闪开一条道儿,此时这条狗一点儿都不凶,跑到赖里熊旁边,用头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一副十分温驯的样子。

“回家去!”赖里熊在大黑狗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这条狗不但不离开,反而将他粘得更紧了。看着自己的狗腿在流血,他掏出手帕给它包上。突然大哭起来:“你这个黑心的剃头匠,下手用得着这么狠吗?”众人一阵惊愕,想不到这个无赖内心也有脆弱的一面。

“这是你的钱,拿走!我不要了!”赖里熊竟将手上钱还给了李明正。

大家都感到十分诧异,这时候老谭从口袋里拿出两百元递到了赖里熊的手上,说:“这钱是我真心赔给你和狗的。”

有的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大部分人都沉默了。

赖里熊擦干眼泪,带着这条跛腿黑狗渐渐地远离了大家的视野。

“你和他很熟悉吗?”有人指着已经远去的赖里熊问赖三。

“是的,我是他的堂弟,其实他家里现在只剩下他和这条大黑狗相依为命了……”

“刚才是谁报的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一位民警走过来着问老谭。

“哦,没事了。谢谢你!”老谭望着早已远去的赖里熊,一阵风吹来,一种莫名的凄凉袭上心头。

癫痫小发作的首选药
小孩癫痫治疗方法哪种效果好
治疗癫痫病费用怎么样

友情链接:

谋事在人网 | 商品期货套利 | 韩国城市猎人 | 深圳帅康电器 | 合生江山帝景 | 安邦电话车险 | 丧尸围城组合卡